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女友的恋足脚交

女友的恋足脚交


一点不夸张的说,惠惠那纤纤柔嫩可爱的小脚,对我一生的转变是巨大的。在那个美妙的暑假里,我没有理由说还有什么比惠惠那穿着丝袜的小脚跟能吸引我了,这种令人销魂的游戏我俩玩过多次,每次我都尽我所能的要,一般都是三四次,着大概会花去近两个小时的时间,因为我们的父母都在上班,所以我俩的时间还是比较充足,惠惠似乎也喜欢上了这个游戏,好几次是主动要求玩的,我当然是求之不得来者不拒了,但一般我不会在一天里玩惠惠的小脚两遍,也就是说,我早上玩过了,下午就不再玩,因为惠惠脚上的丝袜已经没有新鲜感了,上面涂满了我分泌的液体,尽管是我自己的,我也感觉索然无味,我需要新鲜的,完全充满惠惠脚味的原汁原味的丝袜。
还好,惠惠是个非常讲卫生的小女孩,她的丝袜每天晚上都洗过了,她比较爱穿那双给我开苞,破了我处男之身的白色长丝袜,但是也经常换,我就喜欢她穿薄薄的丝袜,记得有一次她穿的白色棉袜,让我搞得很不爽,因为我感觉棉袜太厚,我不能很好的感觉惠惠小脚上的曲线起伏,我就明确的对她说穿厚的袜子“影响治疗”,而她当时竟也说:“就是,我也觉得这样不好玩了!”当时听到这句话,我真想抱起她,亲亲她可爱的小脸。自那以后,我们后来的几次接触,惠惠都穿着非常薄的丝袜,用她可爱的小脚把我催上幸福的巅峰。她还穿过肉色长丝袜,肉色短袜,白色短袜,我都很喜欢。
我曾经把惠惠的丝袜脱下来套在肉棒上来回摩擦,这种感觉自然很爽,但是与惠惠惠用穿着丝袜的小脚来摩擦我的肉棒来比,这种感觉无论从质上还是从量上都是不能比的,所以我只这样做了一次,以后都是让丝袜穿在惠惠的脚上,让她摩擦给我快乐,当然后来没有这样的条件后,我就只能把丝袜套在肉棒上玩了。
在我们俩做的时候,越来越懂得技巧了,刚开始的时候她还不主动,担心会痛,但是到后面她发现这个游戏挺有意思,慢慢变得主动了,小脚也活动的非常灵活,刚开始的时候,她的小脚是慢慢的摩擦我的肉棒,有时我不得不拼命的的耸动腰部,加强自己的肉棒在她穿着丝袜的脚上的摩擦力度,但是这样往往又掌握不好力度,使得她有时踩的力量过大,柔软的丝袜摩痛我的肉棒头,我喜欢用肉棒头点击和摩擦惠惠的小脚,所以她的力量稍大一些,会给我带来痛苦。
后来,惠惠慢慢掌握了技巧,她的动作也越来越温柔,但是挑逗的程度却越来越高,我非常喜欢惠惠用两只被丝袜裹住的小脚把我的肉棒包起来的感觉,暖暖的,滑滑的,肉棒头在丝袜上摩擦时由一种麻麻的但又似乎凉凉的感觉,难以形容那种美妙的感觉。惠惠喜欢用她那纤细的脚掌和脚趾来抚摸我的肉棒,但她似乎对我的肉棒头更感兴趣,经常集中对那里摩擦,她的脚趾隔着丝袜在我的肉棒头上一个一个的掠过,那时候,我总是似乎忘却了一切,静静的体会隔着薄薄的丝袜,从惠惠可爱、圆润的脚趾到她窄窄的指缝,再到脚趾的波浪起伏的摩擦感,圆圆的脚趾加上光滑轻柔的丝袜,能在这种刺激下坚持很久的人并不多。
惠惠渐渐也有了一些经验,她开始懂得当她的小脚把那个“按摩器”的头上摩擦出水来,“按摩器”就会变软,病就治完了,这都是她每次然我射出来后,踩在我慢慢缩软的肉棒上的体验,当她发现脚上的丝袜上面粘上乳白色的液体后,曾经问过我,我想她解释说,这就是治病的药,并且把这些液体用手指再惠惠的丝袜上涂抹开,主要涂在她的脚趾脚底脚面上,然后慢慢的晾干。
惠惠也掌握了我的弱点,我最受不了她圆圆的脚趾刺激我的尿道口,但是惠惠偏偏喜欢这样,她有时集中的用一个脚趾(一般是大拇指)隔着丝袜快速的挑逗摩擦我的尿道口,我在这种情况下只感觉到全身发酥,任她为所欲为,用不了多长时间我就出来了,精液往往喷了她一脚,脚趾上最多,看着浓浓的精液挂在可爱的惠惠的脚趾上,她脚上的丝袜被精液慢慢浸透,我心中的满足感难以言语,惠惠变得越来越主动,有时自己主动的就把脚上的精液涂在自己的丝袜上,在这种情况下,我往往又会兴奋,再要一次。惠惠曾说脚上的药水不苦,但是味道怪怪的,不知她何时闻过。
由于她的这种挑逗法非常频繁,有时用脚趾从我的尿道口向里顶着摩擦,把脚尖的丝袜塞进一点,这往往会让我有点痛,但是在我能忍受的范围里,我还是让她的小脚自由的玩弄我的肉棒头,只要感觉到惠惠的丝袜轻柔的擦过我的肉棒头的那种温暖滑爽的感觉,心情会非常舒服,因为她的这种方式,我的尿道口在那段时间里似乎都被她的脚趾顶大了,撒起尿来力度变小,尿柱变粗。
我们最后一次玩是在一个下午,天比较热,惠惠来找我,因为天热的缘故,我的欲望格外强,她一进门,我就让她把鞋脱掉,举起小脚让我看病,那天惠惠穿的是一双肉色短袜,她还是那样闭着眼睛和我玩,我捧起她的小脚,在薄薄的肉色丝袜的包裹下,惠惠的小脚格外性感,卧室进嗅着她的脚趾和脚底,脚底处丝袜淡淡的潮湿说明惠惠小脚分泌了汗液,香香的,纯纯的,淡淡的,惠惠的体热发出一股股的热气,我是客观的说的,一方面,惠惠不是很爱出汗,另一方面,惠惠很爱干净,丝袜天天洗,更重要的,她还小,小孩的尿还能治病,何况小姑娘的脚呢?看她闭着眼,我放心的伸出舌头在她的脚底上舔了一下,微微有点咸味,还有肥皂的味道,真可爱,丝袜被我弄得更潮湿了,我让惠惠躺在床上,举起一只脚,我把它握在手里,另一只脚伸出来,让我的下身摩擦,双重感受,我一面使劲的嗅着,抚摸着,轻捏着她穿着丝袜的小脚,闻着她未成熟的清香,我拼命的耸动下身,用肉棒摩擦她的丝袜小脚,惠惠的脚趾也来回拨动着,感觉非常强,在要出来的一瞬间,我紧紧抓住惠惠的小脚,抖了几下,闷哼了一声射出来了,直到惠惠喊疼我才在销魂中苏醒过来,我太激动,以至于把她的小脚捏痛了。
我疲倦的把肉棒头上残余的精液在惠惠脚上的丝袜上擦干,在把它们在惠惠脚上的肉色丝袜上涂开。后来惠惠搬家走了,我们再没有见面,但她是我第一个女人,我是她第一个男人,她的小脚已经为我所有。因为小姑娘的脚白嫩光滑,软软的,肉呼呼的,脚趾圆圆的,所以自从得到惠惠的小脚后,我就认同美足的样式就因该是这样,我只喜欢这种脚,最讨厌廋骨伶仃干巴巴的脚,将来老婆,长相可以不计较,但脚一定要好,你说是吗?自此,我为丝袜开始了冒险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