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青涩学生的禽兽老师

青涩学生的禽兽老师


  事情过去小10年,放不下忘不掉。看到了太多太多类似悲剧发生,结局都是一种,禽兽老师大多没有得到法律的制裁而受害的姑娘却再也无法在花季绽放,更多内心脆弱的姑娘选择了逃离生活逃离世人嫌弃的眼光—自杀就能解脱,傻孩子。
  天涯混迹多年今天终于鼓气勇气把这件发生在LZ身上的真实事件说出来,也许说出来这事也该翻篇了我也就释怀了。第一次发帖思路有些混乱,想到哪就说哪,下面正文。
  LZ那时候上学的地方是中国贫困县城之一,西南一个小农村。在我们那有一个普遍现象孩子基本都是留守儿童,一年中只有过年前后十几天父母在身边 ,其他时间都是和家里的老人一起生活,而我也是留守儿童从小和外婆一起生活直到小学毕业进入中学开始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虽然爷爷奶奶外婆十分疼我童年也是从阳光里玩过来,但毕竟缺少父母的爱,更是青春期需要妈妈的爱。十里八乡就一所中学,爷爷在那上过学,爸爸在那上过学,现在我也去那上学了。说不出来的高兴,从一年级就是三好学生优秀学生干部我很自豪想象着到了中学我就是家里的最高学历了能读书真好,而我的很多小学同学因为家庭贫寒或青春期叛逆上完小学就辍学在家放牛养猪贴补家用。LZ上学早11岁就初中一年纪报道了,开学那天人很多也算开回眼界了第一次看到那么多学生。LZ家离学校远所以开学那天也像别的孩子从家里带了被子床单换洗衣服当然还有够一礼拜吃的米和咸菜,找好了宿舍去教导处缴学费和住宿费一起差不多500块钱(这是我父母在外打工给我刚寄回来的)接下来就是等着分班级了。分班的依据是六年级的考试成绩单我很自信,因为六年级时候班主任早告诉我考了第一名。叫到了我,我去了班上报道,也看到了我的新班主任,三十多岁戴眼镜瘦瘦高高的看着很严厉也特别有文化(因为戴了眼镜)就叫他ZMQ。班上有七八十人,我是被ZMQ从教导主任那争取来的所以让我自己挑位置,我挑了中间第三排,开学第一堂课自我介绍,一个男孩上讲台介绍时候因为害怕紧张得一句话也说不明白ZMQ用脚踢了他用手打了他的脸,那男孩当时就跪在地上留了鼻血,全班鸦雀无声我不由自主腿抖了,我也害怕。第二天选班干部我是语文数学课代表(第一次担任没有听说过的职位,大概就是负责辅助语文老师和数学老师吧,及时收班上的语文数学作业再拿到老师的办公室),开学后几天我又被安排做了班长,初一半学期相安无事。
  说说半年对ZMQ的初步了解吧,离异有一个孩子前妻是他以前的小学学生(听说也是课代表),离婚原因(不明),赌博成性,印象不是很好不过上课还是很负责任。放寒假了,父母快要回家过年了,我打扫了家里的卫生把在学校半学期的奖状贴在了墙上,爸妈看见应该很高兴。年关到家了,爸妈给我买了一个手机(爸爸说两百多块买的)方便他们去外地打工联系我。这年我过的很开心,过完年爸妈又走了,我也开学了。到学校伙伴们都很稀奇手机不知怎的就传到了班主任耳里,手机被收了。礼拜五班主任给了我,告诫我好好学习。周末回家收到了不认识号码短信问我在干嘛?不知道是谁我没回,除了爸爸没有别的号。晚上这个号码又发短信了,无厘头的内容,他说他打牌输了。还是不知道他是谁依然没回,丁玲玲又是好几条,我睡着了,第二天去了学校。上课前我把周末作业都收好了给老师送去(老师的办公室不在教学楼,是单独的宿舍)ZMQ不光是班主任还是数学老师而我在前面说过是课代表,敲了门他开了,印象深刻那天他穿了灰色的睡衣睡裤拖鞋屋子里生了火感觉很暖和,看见是我马上一脸笑容,我没太在意。进去放好作业就准备转身走,他开口说话了 :短信是我发的你没收到吗? 我除了紧张就是害怕我不知道什么意思什么意图,支支吾吾说收到了。就夺门而出,回到班上没和任何人说起过这件事,后来没有类似情况出现,初一相安无事就这样过去了。
  没人看也要说出来,才能彻底抛开这个心理负担。
  迎来了初二年级,一切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给我的短信内容越来越多了,大概内容都是说他前妻如何的抛弃他和他儿子,他是如何想挽回她,以及前妻离开他他依然如何如何对前岳母好的,说这些的目的只是想说他不是一个坏人,其实我已经觉得他不是善茬我没有过多的搭理他 但是他是班主任学习中免不了有很多接触。
  因为是在学校寄宿所以每天晚上八点半宿舍熄灯就寝班主任都要来查寝点名,是上下铺很小很窄一个床只能睡一个人都不能翻身只能平躺着睡,夏天没有风扇有点闷热,我睡在转角的角落里,太热了睡觉时候会蜷着膝盖撑着被子能稍微凉快点,那晚还是八点半熄灯来查寝点名他走进来点名转一圈到我那他停下了,因为太黑了根本什么也看不见,我感觉到有人把手伸进了我的被子,摸到了腿,打个激灵,回过神的时候听到了关门声。没和任何人说过这件事。 一天上课感觉肚子有虫在咬我一样疼,一股股热流涌动,不明所以,直到后面小男生看到地上的血问我怎么了 我才意识到 我出血了,但是还不知道是什么,好朋友去宿舍取了干净裤子 ,我留着眼泪红着脸去厕所换了,我第一次来月经。 妈妈不在身边,是我的同学教会我用卫生巾的。青春标志性的初潮,女性的标志,心理多少有了点变化,开始在意异性的目光。

  冬天过去了,夏天穿上了短袖长裤(在学校我不穿短裤自己比较传统),这件事我以为过去了,有时候上课他有意无意的碰我胳膊肘,短信越来越不堪入目,有时候会直接给我发信息说喜欢我,那时候我12岁 我不知道喜欢会怎样,只是觉得这个老师心术不正。没太留意短信,照常学习,做课代表收作业送到老师的办公室(宿舍)也正是那天送作业,我的人生出现了转折 那天照常送作业,敲门他开门我进去放在桌上转身刚要走被他一把抓住了手,我挣脱了他侧身把门反锁了,当时就给我吓坏了不知道该怎么办脑袋一片空白,说一下房间的格局(我后背是门,左手边是几个破旧的沙发一个茶几,右手边是一个镶在墙上的碗柜,对面是一个目测一米五的隔断,隔断旁边有台电脑,电脑旁边是一个单人床)我看到了右手边的菜板上有把菜刀,想挪过去,刚有这想法他扑过来紧紧的双臂勒住了我的腰被他拎鸡崽似的扔到了沙发上,眼泪夺眶而出。在沙发上撕开了我的衣服,咬我脸,咬我嘴,咬我脖子,咬了我小小的RU头钻心的疼痛席卷全身,拖着我往隔断的小床上去,我拼命伸手拿到了菜板上的刀,他见我拿到刀停下了拖行,我迅速站起来用刀对着他,他没有前行没有任何动作就站在那说别激动,别想不开,只是太喜欢我了,我转身开门没打开刀被夺走了(想想真是太傻了,如果直接砍向他,也不会发生后面的事)   那一夜我就在那小床上没有回宿舍,我害怕。不知道后来他又糟蹋了我多少次,那一夜昏昏沉沉心已成死灰。第二天早上五点我偷偷起来被发现了,我说要去厕所穿好衣服出了这个门,去了厕所,我看到我尿的是淡红的血水,十几个小时没上厕所。我没有再回他那,去了教室门没锁,独自坐在那整栋楼没有一个人。天亮了起床铃响了陆陆续续有学生走动了,直到身边坐满同学,下铺那女孩跑来问我昨天去哪了,我没有回答,那天就像失聪一样听不见别人再说什么,总觉得都在看着我笑。下午语文老师叫走了我,在办公室问我怎么了,出什么事了,说我第一次上课出小差,我没有说话哭了。他安慰我,叫我好好学习,重点高中学保送名额有我。我知道高校与我擦肩而过,因为那个畜生。回到宿舍睡了好几天没去上课,没有吃饭,同宿舍的都知道我出事了,但是不知道出什么事了我谁也没告诉。慢慢平静下来,开始回去上课,没什么变化,我自己搬到了教室的角落,这样就没有人看我了。一切如常,如果我不记得那天发生的事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只是我再也没有认真听过一节课,开始不说话了。有时候上课他会一直盯着我看,有时候会走到后面趁学生不注意摸我胸摸我腰掐我屁股,而我早已经不反抗了。直到初三毕业,中间基本上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找各种理由让我去他办公室(宿舍)发生的事和前面一样,只是我不再反抗默默承受了。